- 法國導演艾飛.貝納Hervé Bernard電影:Empreintes 印記 (Taiwan)

,  par Hervé BERNARD dit RVB

法國導演艾飛.貝納Hervé Bernard電影:Empreintes 印記

Court métrage de Hervé Bernard Fiction - 18 min

巴黎特映時間:2015.2.26

三個場次:12:30, 19:00, 20:00

放映地點:Forum des Images 巴黎影像中心 (Les Halles)

認識法國藝術家Hervé Bernard艾飛.貝納是在2014年十一月« 夢土-台法攝影藝術交流展- 台灣與法國風景視野的交會(Rêver la Terre-Une rencontre entre photographes taiwanais et français autour du paysage) »的契機之下。當時他在臺北與巴黎展出的是« 莊嚴神聖家庭-回溯-向前-回憶 (La Sainte Famille, rewind – fastforward - souvenirs) » 系列。時間與空間的錯綜關係是他長久以來探討的課題,他藉由變化萬千的造型語言來觀看與呈現對時空的感悟。

身兼攝影家與導演的Hervé Bernard,很難以一般的概念來定義。他說自己的工作是:以雙眼書寫« écrire avec les yeux »。在藝術家個人出版的論文集« 影像觀 Regard sur l‘image »中,瑞士籍導演與攝影家Peter Knapp在序言裏稱Hervé Bernard是« Picture Maker » (faiseur d’images)。他的影像創作方式是以相機拍攝捕捉不同時間與空間的固定影像(image fixe),再透過蒙太奇(photomontage)的手法集結成影片。

對藝術家來說,其實沒有完全所謂的“固定影像(image fixe)”,因為每一刻透過光影和眼球律動以及機械的互動,其實都是動態的區段。而每個影像也都是故事的一幕,因為沒有一瞬間可以不依恃前因後果而存在。

« Empreintes (印記) »一片故事發生的舞台是— (Jardin des Tuileries)。在它美麗的外觀下,烙印著各種光明與晦暗的歷史痕跡。它是緊鄰羅浮宮,法國王室的後花園 ;其中小凱旋門上的馬車雕像,是與威尼斯政權角力下的作品 ; 它是現代時尚女王香奈兒早晨優雅閑步的伸展台 ; 也是古代三百名士兵血洗的戰場…。在當代,電影與影集也少不了它的芳蹤,如“欲望城市”的凱莉在這裏失去完美的男友,卻找回了歸屬的真愛。它的美麗與哀愁,愛戀與憎惡,不斷上演也不斷退場。而對於創作者而言,杜樂麗花園隨著四季換幕的視覺魔幻魅力,以及居民和遊客在此聚首與分離的故事性,似乎是別具吸引力的題材。

« Empreintes (印記) »全長十八分鐘,是Hervé Bernard三十年來成千上萬的攝影作品的集大成。不禁讓人發出疑問,不知道Hervé Bernard是不是“杜樂麗花園控”?!然而,根據與藝術家的訪談得知,他其實一開始並沒有設定以杜樂麗花園為主題,冥冥中卻以影像書寫了它三十年。彷彿人生的摸索,沒有定見也沒有期待,直到契機出現,將昔日至今的回憶串連起來。

或許藝術家執著的不是題材,而是享受創作的過程。或許數十年不變的是創作的熱情。Hervé Bernard透過與作家Marco Martella的反覆討論與工作,探索出登場人物的角色與台詞。聲音與音樂也是為該影片特別創作的重要環節,詮釋出無形卻豐富的表情。“演員”間沒有時敘性的關聯,卻都投身在舞台上賣力演出,無意卻努力地留下回憶,觀看也同時被觀看。

影片中每個畫面都經過精挑細選,兼具視覺性與故事性,帶點優雅也富有批判。Hervé Bernard說自己的作品不是“寫實”攝影,因為每個影像都是真實的“再詮釋”,但或許也正因為如此,他的作品更貼近人生百態。

美國攝影家Lewis Baltz 曾說:« 攝影可以被思考為小說與電影間緊密又深刻的空間(Il pourrait être utile de penser la photographie comme un espace profond et étroit entre le roman et le film) »。

對於Hervé Bernard來說,書寫與影像是敘事的架構與內容,藉由攝影的手法串聯出流暢的樂章。

suite-more

Hervé Bernard RvB’ s Biography